本文主題:肝气不足专题 -- 肝气不足的原因 肝气不足的治疗方案

肝气不足

 

  病证名。又称肝气虚。肝气即肝之脏气,是肝进行生理功能活动的物质基础和动力,肝气不足,肝的各种功能的见减退,出现肝气虚的病变。肝气虚证普通存在。

此病因肝阳气不足,肝血不足导致。肝为疲劳之本。长期劳累,劳伤肝气,肝气不足,目酸气不上行,津液不能布散头面,则口干面燥;气不载血上行,则脑部缺血,头目昏花,视物模糊,思维不清,面色萎黄;肝气不足,肝经壅滞,易为暑湿所伤,而易中暑。肝阳不足则晨起经络僵硬、酸冷;肝阳不足夹风湿郁热则目红而肢痛。

  肝气虚与脾气虚 两者均可见乏力、舌淡、脉弱等气虚证候。脾气虚除出现上述症状外,往往兼有纳呆、呕吐、泄泻、腹胀、食后胀甚等脾虚不运之证。甚则脾不统血而见呕血、便黑,其形体多为消瘦。肝气虚之患者,则多常兼见神思不得伸展及筋失所养之症状,如悒悒不乐、表情淡漠、犹豫不决、腿困等。虽可因木不疏上,见脘腹胀满,但此满都为虚满,按之柔软,很少见呕、泻等证。

  肝气虚与肝郁 虽然两者均有悒悒不乐、胸肋隐痛、少腹坠胀等郁滞症状,但肝气虚证都是劳则郁甚,不为情志所转移。予疏肝解郁药无效或使其病情加重。而肝郁者,其病情常随情志因素而有所变化,适当运动往往使症状好转,脉象多为弦。且肝气虚证有明显的气虚症状,为肝郁者所无。

  肝气虚与肝血虚 两者均见肢体麻木、爪甲不华、视力减退、月经衍期等证。经云:“气主煦之,血主濡之”。属气虚者.以筋腱弛纵、伸缩无力为主,每兼虚寒之象,如形寒肢冷、四肢不温等。属血虚者,以肢体麻木,肌肉跳动为多,常兼虚热之象,如潮热盗汗,五心烦热等。中医认为“气者,人之根本也”。黄元卿强调“人之生气不足者,十之八九”。气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表现。生理上,五脏之正常功能赖五脏之气,病理上,脏腑的功能失调,也会引起脏气失常。肝气虚是肝气失常之一,是肝脏功能失调的一大病理机制,否认或忽视肝气虚,脏腑辨证理论是不完善的。五脏皆有气虚,惟不言肝脏,这是认识和思维上的局限。由于对肝气虚的忽视,直接导致临床辨证对“肝气虚”的空白。 “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”。慢性肝炎迁延难愈的根本原因就是正虚,主要是肝气虚。正虚不能抗邪外出,邪之久存进一步加重正虚。肝气虚证为疾病长期发展演变后而形成的一种病理表现。总之,重视肝气虚,既能从理论上丰富对肝病及疑难杂症的认识,又能拓展临证思路,调补肝气是提高慢性肝病及疑难杂症诊治疗效的有效途径,也是必由之路。

  多见于脏腑兼病中,如肝硬化见肝肾阴虚导致肝气阴两虚;肝气虚弱,血失归藏的出血证;肝气虚衰,心神经失养的忧郁证,肝肾气虚,以致肾失封藏固摄能力,出现性功能泌尿方面的病症。

  《灵枢本神》:“肝气虚则恐。”《诸病源候论五脏六腑病诸候》:“肝气不足,则病目不明,两胁拘急,筋挛不得太息,爪甲枯,面青善悲怒,如人将捕之,是肝气之虚也。”为面少华色,唇淡乏力,耳鸣失聪,容易恐惧等。

  调理方法多以养肝为主,

  “逍遥散”:为疏肝理脾常用方剂,方中仍以柴胡为君,顺其条达之性以疏肝解郁,当归、杭芍、白术、云苓以养血柔肝健脾。

  “柴胡疏肝散”:以疏肝理气、和血止痛见长,亦在柴胡、香附等疏肝理气药中佐以杭芍养血柔肝,以免耗伤肝体。

  “一贯煎”: 本方乃于滋养肝肾药中,少加疏肝利气之川楝子组成,以使肝体得养,气机条达。

  多见于脏腑兼病中,如肝硬化见肝肾阴虚导致肝气阴两虚;肝气虚弱,血失归藏的出血证;肝气虚衰,心神经失养的忧郁证,肝肾气虚,以致肾失封藏固摄能力,出现性功能泌尿方面的病症。

  《灵枢本神》:“肝气虚则恐。”《诸病源候论五脏六腑病诸候》:“肝气不足,则病目不明,两胁拘急,筋挛不得太息,爪甲枯,面青善悲怒,如人将捕之,是肝气之虚也。”为面少华色,唇淡乏力,耳鸣失聪,容易恐惧等。